此时此刻位置: 首页 >> 经典案例 >> 正文
京师大学科研腐败案3年审查14件
2016-12-07 14:12  

近日,研制经费管理中暴露出的贪污腐化问题时有曝光,也成为晚会上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副校长甄贞昨日指出,京师检察系统在2011年至2013年三年间办理的大学科研经费腐败案14件,涉案金额达到2000多万,80年代下出生的后生科研人员罪犯数量有所上升。

  谈科研经费

  年轻科研人员涉案

  甄贞介绍说,京师检察系统在2011年至2013年三年间,共代理与高校职务犯罪相关的案子38件,共40人口。其中科研经费使用上出现问题的案子为1417人口,涉案金额达2000多万,平均每起案件涉及的篇幅是160万。违法主体有教师和研制人员,也不乏一些家。涉及到刑法中的罪名主要有贪污、挪用公款和受贿,贪污主要是指采购科研设备经过中拿了回扣。

  甄贞介绍说,那些高校科研经费案件中,犯罪分子使用的手法主要是虚假发票报销。

  甄贞指出,高等学校科研经费腐败案的另一番特点是,80年代下出生的后生科研人员,包括高学历人员有上升势头,那些年轻的调研人员最后成为罪犯,很令人痛心。

  研制经费管理混乱

  “穿越办理这些案件,一度突出的感觉是,管理机构对科研经费的应用、管理非常混乱,没有完全的能够涵盖不同科研领域的管理费使用管理章程。”甄贞说。

  甄贞指出,江山层面的调研经费管理立法没有出台,但科研项目一直在审批,研制经费一直在采取。“有时候遇到院校老师,我都很担心,无需哪一角因为经费使用不当沦为阶下囚,这是大学者不肯看到的。”甄贞说。

  应出台法律限制权力

  甄贞指出,与其谈科研经费怎样使用,为研制人员争取更大的权益和准确度,不如先就科研经费管理立法。当今国家刑法是对相关罪名和刑法有鲜明规定的,这样一来,研制经费腐败之继承追究机制是部分。在没有管理章程的情况下,此起彼伏只要触犯了执法,必然要探索。因而,对专科基金、科学基金等方面的调研基金管理上,紧急需要出台更高层面的立法,拓展更加严峻的标准。

  甄贞同时提请立法应明确课题负责人手里的权力到底有多大。“高等学校因为财务部门是配合经费使用的,在这方面就显得有些薄弱,相应规范课题负责人的权限,防止高度集中,防止权力滥用。”

  谈评价机制

  研制经费变成荣誉评价

  对于科研评价机制问题,甄贞以为,要确立科学有效的评论系统,“当今科研人员争取到科研经费不是仅仅完成科研任务,而是替学校、替院系赢得了荣誉,局部课题,研制的严肃性到底有多大不好说,但是却成为了各国学校、院系荣誉的比拼和协调晋升职级职称等方面的评定体系,剥离了研制项目本身应当有之正确评价系统。”同时要增强对依托单位的管制,预算到底花好多钱,税务人员和科技人员应共同协商,不是拍脑袋想。还要提高支出审核和其中审计,以及剩余科研经费的管制。

  辨认委员同时提请加大法律普及力度,加强科研人员对于我国刑法等基本法的认识,否则自己做的业务,和谐却不觉得违法。

  部分科研人员把“逼良为娼”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神州科学院院士、济南市大学讲课田中群同时指出,研制人员不能通过道德底线,但有的问题不仅是立法问题,当今林业部和科技部的部分规定非常不合理,所谓合法不合理,为什么社会上有种说法是科研人员把“逼良为娼”,“比如一些劳务费要付出研究生,但事实上费用根本不够,我之院士所有劳务补贴全给学生还缺乏。”(韩娜)

 

关闭窗口